10套中山装的影响人物是哪些?

领带的打法 发布于:2012-04-11 20:55:50
 


  中山装的影响世界10套装


  英国举办服装展览,展品各具历史内涵


  据英国《独立报》11月22日报道,英国近日展出了10套对世界产生中山装的影响的套装,其中包括中国的中山装、喜剧大师卓别林的“流浪汉”装以及丘吉尔的战时法兰绒套装。


  1、中山装代表人物:毛泽东


  “中山装”是以中国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的名字命名的。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后,当时的政府将“中山装”定为礼服,并对其逐渐进行了修改,将企领改为翻领,并加上4个对称的口袋。


  因毛泽东非常喜爱穿“中山装”,所以中山装也被西方人称做“毛装”。中国改革开放前,男女老少都流行穿“中山装”。如今,随着服装业日新月异地发展,“中山装”已不再是“一枝独秀”,但仍有很多人对它情有独钟。


  在朝鲜,“中山装”依然是标准服装。此外,它在坦桑尼亚也曾十分流行。


  2、《美国舞男》阿玛尼套装 代表人物:李察·基尔


  意大利服装设计大师乔治·阿玛尼为李察·基尔在影片《美国舞男》中的角色设计的套装把男装革命进行到了整个世界,可谓是时尚和电影的经典结合。


  阿玛尼套装比传统西服更柔软,比正式而呆板的男装更加性感,能充分提升男性独特的男人味。同时,这部电影也成就了阿玛尼,这套时装登上《时代》杂志封面后,好莱坞几乎人手一套阿玛尼。


  3、男装女穿 代表人物:玛琳·黛德丽


  女同性恋作家雷德克利夫·霍尔可能是第一个推翻“女性不穿男装”这个传统观念的公众人物,而玛琳·黛德丽则是全世界第一位男装女穿的名人。此后,众多明星和设计师纷纷效仿,比如著名歌星麦当娜、已故英国王妃戴安娜以及影星凯瑟琳·德纳芙。


  4、白色套装 代表人物:汤姆·沃尔夫


  被称为“新新闻运动”之父的汤姆·沃尔夫1962年来到纽约工作后购买了他的第一套白西服,随后这种时尚简单的元素开始风靡纽约,尤其受到一些战地记者和政治家的喜爱。现在,沃尔夫的衣橱中放满了各种款式的白西装。


  5、战时法兰绒套装 中山装的影响代表人物:温斯顿·丘吉尔


  在1940年拍摄的宣传抗战的照片中,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手持汤普生自动步枪,嘴里叼着雪茄,头戴黑色礼帽,脖系领结,身穿一套精美的法兰绒套装。照片传达的潜在信息是:如果德国入侵英国本土,即使英国上层阶级也不会退缩。


  6、披头士套装 代表人物:披头士


  伦敦设计师道格拉斯·米凌斯上世纪60年代为披头士在电影《艰难时光》中的人物精心打造的套装风靡一时。他从法国设计师皮尔·卡丹设计的无领夹克中获得灵感,设计出一款披头士套装,瘦身的设计至今仍影响着当代的服装设计师们。


  7、“流浪汉”套装 中山装的影响代表人物:查理·卓别林


  身穿一件紧身夹克搭配宽松的裤子,头戴小礼帽而脚上却穿着一双特大号的鞋,这就是卓别林在电影中的经典造型。这种搭配方式充满矛盾,但却加强了电影的喜剧效果,使他迅速成为耀眼的明星。如今,卓别林式的紧身小夹克已成为时尚女性们最喜欢的服饰之一。


  8、《西北偏北》中的灰色套装 代表人物:加里·格兰特


  在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的经典影片《西北偏北》中,格兰特身穿的灰色套装令人印象深刻。即使在格兰特遭到追杀的危险时刻,他的西装都不会有褶皱,他的衬衫钮扣和领带依然齐整。得益于这套经典的套装,《西北偏北》曾获选为最时尚的电影。


  9、阻特(zoot)装 中山装的影响代表人物:马尔科姆-X


  1943年,洛杉矶的墨西哥裔美国青年与军人爆发冲突,警察和媒体都将之归咎于那些穿“阻特装”的人。这些人喜欢穿带垫肩的长外套和高腰阔脚裤。当时的黑人民权领袖马尔科姆-X就喜欢这样打扮。如今,阻特装已经成为年轻人和“反叛”的标志。


  10、嬉皮套装 代表人物:格兰·帕尔森斯


  歌手格兰·帕尔森斯的唱片《罪恶的镀金宫殿》上那身绘有大麻叶、裸女以及巨大红十字的服装已成为嬉皮士运动的象征。这一另类的设计来自设计师努迪·康,他曾为猫王、英国歌星埃尔顿·约翰、美国乡村歌手约翰尼·卡什以及吉他大师埃里克·克莱普顿设计服装。这种夸张华丽的风格对当代设计师们也有着重要的影响。


  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,让中国人的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包括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其中让中国千千万万男人和女人的生活甚至是让他(她)们的身体发生了重大变化的事情,有一件是与男人相关的“剪辫子”,因此有人说辛亥革命是“从头开始”的;另一件是与女人相关的“放裹脚”,因此,也有人说辛亥革命是“从脚开始”的。不管是从头开始,还是从脚开始,一说到辛亥革命,人们一般都会提到这两件事情。


  但是,对于中山装,人们却多数不会与辛亥革命挂起钩来。其实,设计、制作和推广中山装也是辛亥革命的一件大事情,我们可以叫它为“制国服”。“剪辫子”、“放裹脚”,再加上“制国服”,我们就可以把辛亥革命称为“全身的革命”了。


  “剪辫子”和“放裹脚”固然是中国男人与女人的人性大解放,但在我看来,“制国服”却是更有意义,而且是意义更丰富、更深刻的一件事情。初读《中山装》,我读出的就是这个感受。